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荒謬絕倫的建國之路

text/鄧正健@阿麥書房
原載於《藝訊Artslink》2008年9月


《微國家:獨立建國的簡易操作手冊》(How To Start Your Own Country)
作者:厄文‧史特勞斯(Erwin S. Strauss)
譯者:謝佩妏
編者:毛雅芬、宋玉雯
出版:行人
有一個說法是這樣的:當事情荒謬到一個程度,便沒有人相信。然而,關於荒謬事情的更準繩說法應該是:無論事情荒謬到什麼程度,也總會有人認真實行。我們可以如此設想:所謂荒謬事情,無非是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但若「常理」本就不合理,或根本無是否合理可言,那麼「荒謬事情」不僅毫不荒謬,有時可能令我們活得更好。

所以到民族主義日漸式微的今天,居然仍有很多人孜孜不倦發著「建國夢」。在《微國家:獨立建國的簡易操作手冊》(How To Start Your Own Country)一書中,作者要對我們說的就只有兩件事:一、要建立自己的微國家(micronation),原來比想像中容易得多;二、世界上正為建立自己的國家而打拼的人,也比想像中多得多。歷史上的開國者,既像野心家,也像大聖人,但這都是大國歷史的粉飾記錄。事實上除了輕度的野心和丁點的仁義之外,建國者更多是抱著遊戲的心態去建立國家,這跟我們沉醉於電腦戰爭遊戲差別不大。唯一不同的,可能是開國者必須認真地玩好這個開國遊戲,否則的話,賠上的可能是一個人或整個民族的性命。這種建國遊戲徹底荒謬,但歷史早就證明了,現在的世界正好是從這種「建國的荒謬」中一路走來的。

關於微國家的建立,自然遠不及大國崛起般悲壯莊嚴。但這位作者也意識到,跟玩電腦遊戲相比,這建國玩意也不是鬧著玩的。因此,要玩好這個比電腦遊戲刺激得多,但比建立民族大國的風險小得多的「遊戲」,我們必須謹記以下三點:一、增加像真度。這「像真」自然是相對於一般大國而言,為了獲得跟大國同等的地位,很多微國家的建國者都會以劃定領土、發行貨幣和護照作為國家合法的證據;二、簡化模式。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不過限於人力和資源,微國家的規模大多以建國者的個人能力為限,因此我們總能遇見一些「小得可憐」的國家。但當然亦有例外;三、降低風險。建國是玩命的勾當,很多有志建國卻又無意犧牲的朋友,便想出各種千奇百怪的方法,令建國行為看似無傷大雅,不致驚動既有大國,免得在過「建國癮」的同時,惹來一身蟲蟻。

綜合以上各點,作者在書中為我們精心設計了建國的五大方案:一、傳統主權式:學學歷史上的建國英雄,買齊武器,打場開國之戰;二、方便旗船:慢船到公海,便沒有人管得著你,任你為所欲為;三、訴訟:事先張揚建國大業,然後才跟政府打官司;四、弗努生活(Vonu):一言以蔽之,就是到政府「看不到想不到」的地方生活;五、模型國家:規模最小,租一個辦公室作「國家」,然後印製郵票、鑄造硬幣和頒授勳章。當然作者還仔細分析各個方案的成本、風險和回報,一覽無遺,好讓各準建國者認真酌磨酌磨。

不過操作歸操作,與其紙上談兵,不如參觀一下別人的建國之路。歷史上曾出現的微國家應該比作者所列舉的多,但書中的名單也絕對不可小覷。有一些微國家的名字到今天仍然是響噹噹的,也反映著過去某些人的生存方式和遺夢。例如著名的馬爾他騎士團(Sovereign Military Order of Malta),歐洲封建時代的遺民,領土早就失落,現在只剩下羅馬城內的一座建築物,但卻是國際承認的主權實體。在廿一世紀的今天,馬爾他騎士團更成為不少政治學家用以解決各地主權問題的範例。又例如「巴黎公社」,本是一群十九世紀左翼份子進佔巴黎街頭的「叛亂」之舉,失敗過後,卻迅即成為左翼世界中的神話,至今仍然屹立不倒。

很多微國家都好像空中樓閣,不過對作者來說,歷史上最成功的微國家例子可能是還未真正「滅亡」的「西蘭公國」(Sealand)。1966年,一名英國人佔領了一座僅560平方呎的海中防空塔,於次年宣布獨立,並在11年間發出了200本護照。本來管有防空塔一帶領海範圍的英國政府,也宣稱西蘭不在其司法範圍,間接默認了西蘭的獨立地位。直至上世紀90年代,西蘭因不受他國法律限制,漸漸成為跨國罪犯的避風港,還牽涉入時裝大師Gianni Versace的謀殺案,和1997年大量偽造護照流入香港的事件中,最終逼使西蘭當局宣佈所有護照不再有效。及後西蘭大火,防空塔付諸一炬,雖然有教會和財團願意伸出援手,重建西蘭,但至今尚未有下文。

這個建國故事荒謬了吧?它可是千真萬確的。不過更荒謬的是,在本書原文再版到這部中譯本面世的25年間,居然有比西蘭荒謬百倍的建國故事,都給編譯者發掘出來,以補原著不足。其中有一個在網上建國,以「笑」為建國宗旨的可愛地王國(Kingdom of Lovely);也有一個國民僅是一家四口,父親身兼總統、國防部長和「飛沙走石部長」,並擁有以三艘橡皮艇組成海軍的摩洛西亞共和國(Republic of Molossia);還有一個早於公元954已經建立,卻在千多年間一直為所屬國家忘記,再於1963年被一個普通村民重新發現和復興的塞波加大公國(Principaute de Seborga)。更更荒謬的,竟然還有一個芬蘭藝術組織YKON發起了一個《微國家高峰會》(Summit of Micronations),並拍成錄像作品《M8微國家高峰會》(M8- Summit of Micronations),還於2006年新加坡雙年中展出。

以上種種建國之路,可謂峰迴路轉,令人笑破肚皮。但正如《M8》的拍攝者嘗言以「幽默」作為微國家的建國價值,對於「什麼是國家?」這樣的問題,我們還是留給政客和政治學家好了。有志建國的朋友,別問太多「什麼」(what)了,還是多想「如何」(how)的問題來得正經。

(按:最近在網上發現了一個「滿州國臨時政府」,還有一位香港大學學生當溥儀的繼承人,或應說,他們的皇上還在香港大學讀書。這應也算是「微國家」之一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