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曾文通的舞台靈光

創作向來不是剎那之間的事,但藝術的靈光卻總在瞬間閃爍,若不及時把握,就會悄然消逝。雖然本雅明曾認真地說過,複製技術令現代藝術徹底失去了應有的靈光,但總有一些藝術形式是可以倖免於難的,「劇場」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劇場的靈光爆發於瞬時當下,其中包括了演員的精湛表演,編導的深刻思考,以及舞台設計的唯美表現。但觀眾都是沉迷於編導演的協作,卻忘記了劇場演出的第一道靈光,往往是來自當你走進劇場時,馬上就能看見的那個舞台本身。不論是華麗還是簡約,舞台設計通常都是觀眾最能記得,但同時又最不了解的一個環節。當觀眾安坐觀眾席,細意欣賞著演員的技法、編導的調度時,舞台上的每一項設計、每一件裝置,其實都一直毫不間斷地映入眼裡,為觀眾不斷塑造著演出的整體印象。所以劇場的整體經驗是技術無法複製的,錄像常常會把劇場當成電影,演員的特寫大幅增加,我們依舊能對演員導演評頭品足,但舞台設計卻退化成了片頭片尾的過場畫面。如果本雅明是對的話,那麼錄像所消滅的,正正就是舞台設計所展現的一點靈光。

劇場觀眾通常是殘酷的,他們愈熱愛觀劇,也愈忽視舞台設計的靈光所在。所以曾文通算是幸運的了,他大概是本地少數仍能被觀眾記得的舞台設計者;不過作為一位藝術家,他又是不幸的。他的作品注定要被觀眾遺忘,或被當作劇場作品的一件配件。

若不是《一念間一場空》的出版,我們大概永遠不會知道,原來一個真正出色的舞台設計者,居然可以設計出如此豐富,且是如此驚心動魄的作品。過去曾文通搞過一個舞台設計展覽「舞台空間消解構成」,如今他又為自己的作品著書立說,這對香港劇場的發展無疑是功德無量。曾文通把劇場理解為一種「未完成美學」,作品一旦完成,就不需要觀眾了。因此無論在過去的展覽,或者在本書當中,他依然立意要保存多年來作品的未完成性。劇照在書中自然不可或缺,但本書同時亦收錄了大量草圖、手稿和佈景製作過程的照片,觀照舞台設計的生成。大概對一位舞台設計者來說,舞台設計本身是自足的,當中的靈光,不僅閃耀於帷幕拉起的雷光火石間,也呈現於它的生成過程裡。畢竟舞台設計者注定是孤獨的,他們無法與觀眾直接溝通,觀眾永遠只會見劇場裡的舞台設計,而無法得知生成和未完成的美感。

不過,從評論者的視域來看,這種想法又未免過於一廂情願。評論者不只看藝術的靈光,更看藝術品的意義。劇場作品的最終意義毫無疑問是來自表演,對評論來說,好的舞台設計最多只會被評為「幫到套劇」,就是說「有助整體演出的發揮」,而對壞的舞台設計最嚴厲的批評,極其量也只會是「不協調」、或「無助發揮」,根本無傷大雅,瑕不掩瑜。評論者向來懶得花心機去讚賞或批評舞台設計,更別說要深入評論和分析了。所以他們也是殘酷的,對於舞台設計,他們甚至不是誤解和鄙視,而是根本不當它是自足的藝術品,亦不當設計師是「創作者」,而只當他們導演的助手或技術員而已。因此,《一念間一場空》中的評論文字是字字珍貴的,雖然只有寥寥幾篇,在貧乏的評論生態中更見單薄,但亦算是黑夜中的燭光,格外奪目。

《一念間一場空》書名略帶禪意,已足見曾文通出版本書的用心,不過是要延續他在藝術上簡約統一的追求,也談不上是要對劇場研究貢獻什麼的。事實上,從劇場研究的標準來說,這不是一本特別出色的著作,不過自2000年出版的《香港舞台二十年》以來,已鮮有關於本地舞台設計的書籍出版了。對於「恨鐵不成鋼」的劇場觀眾來說,捧讀這本沉厚華麗的印刷精品,細意回味過去的觀劇生涯時,除了埋怨書中的文字內容略嫌寡薄之外,還能不感到心滿意足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