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林克歡和他的問號

誰說香港缺乏戲劇研究?關於香港戲劇的文章和專著向來不少,而香港戲劇生態也格外受華文戲劇界重現,大陸學者對香港的創作自由深感興趣,而台灣論者則因香港劇場商業化嘖嘖稱奇。唯一的問題是,觀點太鬆散,論著太雜亂,香港的劇評者大都只有看戲評戲的興致,卻沒有歷史學家的宏觀關懷。關於香港戲劇史論,彷佛就只有一些溫馨得過份的口述歷史。

所以,這部新出版的《戲劇香港 香港戲劇》就份外令人振奮了。林克歡果然是華文戲劇界最重要的戲劇評論家,他寫這部專著,不只是要為香港留下一部戲劇史冊,更是他「兩岸三地當代實驗戲劇述評」的第一部,可見論述野心之宏大。本書綜述了香港實驗戲劇過去三十年來的發展狀況,書中指出,香港本土劇場興起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本土意識出現之時,而香港戲劇的實驗性則往往來自對「九七」問題和民族身份的拆解,並試圖重新「書寫」另一種「香港故事」。書中亦強調,商業化的消費主義,以及文化上的兼收並蓄,是香港兩種城市特徵,也構成了香港劇場能與大陸、台灣區別開出來的特點。

林克歡為我們展示了一種研究香港戲劇的方式,但亦暴露了他作為大陸評論家的局限:他永遠無法擁有一種真正的香港本土戲劇經驗。書中的分析,大多依靠僅存的現成評論文章,由於行文的限制,這些散亂的評論文章多是觀點單一,亦只針對個別演出,鮮有對不同現象進行宏觀論述。林克歡在零碎無章甚至互相矛盾的文獻中極力爬梳,也只能以劇團和演出為主要立論單位,堆砌出一些脈絡來。其結果是:書中僅能藉一些具知名度和影響力的劇團演出來論述「另類劇場」。這顯然是不夠公允的。

書中指出:「香港戲劇之迷人之處,不在深刻,不在有多麼高的藝術成就,而在其紛繁多樣、常變常新」、「沒有那麼多清規戒律,不成熟保守,不定型僵化,充盈著不斷變革的藝術活力」,因此林克歡才會以「另類劇場」來理解香港的「實驗戲劇」。然而,這原本就是如梁文道等香港評論人的觀點,他們會說香港從來沒有「先鋒劇場」、「實驗劇場」、「小劇場」之類的觀念和潮流,反而具有一種寬廣的包容性。在這種基礎上,林克歡並沒有革新的看法,他只不過系統地整理了一些已經存在、卻從沒認真處理過的資料和文獻而已。

更進一步說,如果書中的「另類劇場」乃是指涉著一種具包容性、卻沒有系統思潮的劇場生態,那麼它的真正意思到底是什麼呢?林克歡是否不過為香港缺乏「小劇場」的狀況,「發明」了一個空泛的替補物?如果只選取形式上與傳統「話劇」不同,卻有一定持續性和知名度的劇團作一般式綜論,這不僅展示不出所謂「另類劇場」的特徵,也無法說明「另類劇場」究竟如何與時代對話。

本書的第四章,林克歡參考了一些說法,對所謂「後九七劇場」進行了一番陳述。他指出,「後九七劇場」呈現出一種政治化和商業化的轉向,「一切審美行為、政治行為必須成為商業行為的一部份,一切與新聞傳媒的攻防戰必須轉化為共同謀劃,一切社會運作、商業運作須轉化為廣義的戲劇敘事,審美意識與商業意識彼此滲透,單一的話語轉化為多種話語並存的雜語」。然而,這樣一個現象到底是如何發生?如何理解「九七」對香港戲劇的衝擊?他卻沒有認真對待。更重要的是,如何理解一些過去被稱為「另類劇場」的東西,為何會在今天成為商業上的主流?「小劇場」顛覆傳統、批判社會的精神,又是否根本不曾在香港「另類劇場」中存在?還是在日益政治化的環境裡,漸漸被消費主義所收編?書中也沒有一個答案。

林克歡說:「本書不是一本全面的香港戲劇史,也不是一部純粹的理論著作,充其量只是一本有關香港戲劇近三十年發展的夾敘夾議的戲劇箚記,個人的偏愛、偏頗、誤讀在所難免」。我們仍必須承認本書對香港戲劇研究的巨大貢獻,不過對於林克歡,或許我們可以苛求一點。他的梳理功夫無疑是一流的,但本書卻為我們、亦為香港戲劇留下更多的問號,以及一個所有戲劇研究者不得迴避的詰問:如果說,演藝學院沒有戲劇研究系,乃是一種無奈和遺憾,那麼這樣一本、亦幾乎是唯一的一本,如此系統梳理香港戲劇史的研究著作,居然不是由香港人來寫,那到底算是一種不幸,還是恥辱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