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年輕女作家的私小說

葉愛蓮的創作閱歷其實不淺,從開始創作至今,大概已有十年光景。十年筆耕,她的作品雖早已散見於各種報章雜誌,亦曾跟劉芷韻和韓麗珠合寫了《Hardcopies》,一本堪稱獨立出版界傳奇作品的。但畢竟香港的文學空間實在太狹窄,她直至最近才正式出版第一本個人小說集《腹稿》。

在這本小說集中,葉愛蓮以「私小說」(I-novel)的風格,寫出了六篇相當可讀的作品。「自我」是所有「私小說」的母體,在日本文學傳統中,作家以「私小說」的形式來挖掘自己內心的真實一面。通常作家並不會著重於鑽營情節和刻劃人物,反而會透過對敘述者「我」的意識描寫,展現「我」的最私密心靈。例如著名作家三島由紀夫在《假面的告白》中,便描述了一場戰後的初戀,徹底暴露了他的同性戀傾向。

「私小說」讀起來甚具意識流之態,但它顯然更著重於作家對自我的暴露。正如在《腹稿》的作品中,我們可以讀到大量有關愛情、性和情慾的細膩描述,在字裡行間,葉愛蓮正是要對像她一樣的女性進行無情的揭發。

對於情慾的描寫,葉愛蓮的文字既不泛濫也不顛覆,相對於一些標榜以情慾書寫來顛覆建制的作品,《腹稿》無疑是率真清爽得多。葉愛蓮不是在描寫情慾,而是在展示她的「私慾」,一種只與自身有關,而無法在現實中被展示出來的獨特情慾。

例如在其中一篇小說〈K〉中,敘述了一個剛畢業的女生,剛好遇上了二零零三年的政治事件。不過女生顯然對社會問題漠不關心,「我22歲,不關心社會,不諳世事。我無知,沒有登記成為選民,但我有成熟的身體,我成熟的身體像櫻花。我想我會開始書寫櫻花」。她記掛著情人K,決定要寫一個故事給他。故事中她細心地描述她的無趣呢喃、那些沉悶的辦公室空氣、那個惹人討厭的大學導師、跟別人做愛的旖旎,還有她讀過的很多詩句。讀者一路讀來,根本無法從文字中撇除作者的影子,故事中的這個「我」,彷彿就是作者自己。她彷彿就是要狠狠地把自己的私密寫出來,是如此徹徹底底的。

於是,在葉愛蓮的筆下,我們讀到了真實與虛構之間的微妙張力。正如她在序言中所說:「偷掉別人的人生,成就自己的書寫,我幾乎,每分每刻都在做。故事裡的人,我會堅持告訴你,都是虛構的,然而那些人生,跟照片中被攝下的靈魂一樣,我相信,在我寫的時候,總是那麼有血有肉,那些血肉,甚至被那些銳利的棱角,割破,見骨,即使我曾稚嫰得叫你不能相信。你說,那是關於我們的故事,我答允你並且寫下的故事。」

文化人湯禎兆認為,葉愛蓮的文字魔力,不只在於她發表過的作品,也在於她的網絡文學創作裡。在葉愛蓮的創作園地「the amateur」(http://the-amateur.biz/)裡,收錄了不少精巧的文字創作,其中尤以「情慾小小說集」,深獲湯禎兆的心。由此,原來我們大可以把《腹稿》這部作品,跟葉愛蓮的網絡文學進行一場有機的對讀。《腹稿》畢竟只是傳統意義上的文學出版物,「私」味不夠,葉愛蓮之「私」,就有如情慾橫流,永遠流動不定。我們只有閱讀那些活潑而不定的網絡文字,才能真正把握,她希望在文字裡表達的千頭萬緒。《腹稿》之出版,只算是聊添增補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