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雜家梁文道和他的飲食書

吃同樣的一頓飯,有時美味無比,有時卻索然無味。讀書跟吃飯一樣,讀同一本書,不同的態度,不同的環境,你也可以讀出迥然不同的東西。

《味覺現象學》封底的簡介文字是這樣寫的:「這是一部別開生面的飲食寫作,既非餐飲指南,也非文學創作,甚至不是那種說飲食文化就要從蘇東坡談起的典故雜談」。這段文字很可能不是梁文道自己所寫的,但在這本書中,他的的確確下了這樣的一番功夫:寫飲食,但不隨俗流。

可是,寫飲食不寫這些,又可以寫些什麼呢?

我們常把「飲食文化」這四個字看得太重,也看得太輕。飲食既是生活所需,也是奢侈活動,別以為飲食文化必定是關於色香味美研究、名菜典故鈎沉之類,那些都只是食家和學者的事。不論你是凡夫走卒,還是達官貴人,也自然有一套關於飲食的生活習慣,這就是飲食文化。有關飲食文化的金科玉律,向來只有一條:「飲食文化是平常事」。飲食一直都在生活之中,沒有什麼秘密可言,不必看得太重。

但「懂得」飲食並不代表「了解」飲食。既然飲食是平常事,那就意味著飲食是所有人的生活主軸,萬不能掉以輕心。梁文道寫飲食,就是要握著這條生活主軸,然後讀出各種人間道理。他上餐館時會看到偷情的技巧,吃薯片時會吃出足球與零食的內在關係,還有他能在揚州炒飯裡找到知識產權的漏洞,甚至在食譜中發現歷史的意義。別期望讀這本《味覺現象學》能像吃一頓好晚餐一般自在,飲食文化之重,就正如梁文道對「味覺現象」的描述:「從最微觀到最宏觀,飲食串起了最可感的體肉身與最抽象的文化網絡」,幾乎包攬了人間一切,不僅不能掉以輕心,更務必嚴陣以待。這就是本書的一種讀法。

不過,梁文道到底不是「飲食哲學家」或「味覺學者」,他對飲食書寫的宏圖大業,大概不是早就擬定的。畢竟我們的專欄工業是如此昌盛,跟很多近年出版的本地著作一樣,本書的出版程序,皆是先把文章結集,擬定書名,寫好序言,最後便可拿去印刷發行。但梁文道仍然是優秀的,這不在於他的文筆特別秀麗,觀點特別精闢,而是在於他的「雜」,讀得雜,知得雜,想得雜,寫得也雜。

書中所寫,旁徵博引,百味雜陳,卻未必都盡是跟飲食有著必然關係。但就是因為他的龐雜,順手拈來,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在他手上都能拉雜成軍,卻又說得頭頭是道。梁文道自命愛吃愛喝,但未必是個夠格的食家,他所說的飲食大道理,一些是他的生活感悟,或所見所聞,但更多是從書本裡讀來的,其中尤以外國著作為多。他所寫的本來就是他的思想哲學,所謂飲食書寫,不過是幌子一道而已,到底不是重點。這不是說梁文道矯揉造作、故弄玄虛,而是說他「清談」功夫一流,什麼題材到他手上,都能化腐朽為神奇,變成一篇上佳文章。於是飲食書寫,就成為了他這次一演雜文功架的舞台。以書品人,大概就是本書的另一種讀法。

只是,梁文道筆耕多年,如今只出版了兩本個人著作,而且都是專欄結集,我輩讀者一路讀來,趣味盎然,卻意猶未盡。他的雜文既已卓然成家,是否已是時候寫一部長篇專著,為他的「雜家」思想好好「立言」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