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如何研究流行歌詞?

把黃霑和林夕的歌詞列為教科書中的材料,究竟是多少人的願望,實在不得言之。唯一可以肯定,將流行歌詞當作文學作品,跟立意以研究流行歌詞為志業一樣,其原初動機必然是來自一種對流行曲濃烈之愛。這一種愛,足以抵抗研究資料貧乏的困苦。朱耀偉寫這本書的起點,大概如此。

《詞中物:香港流行歌詞探賞》不是朱耀偉第一本研究流行歌詞的著作,在此之前的《香港流行歌詞研究:7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氣魄很大,亦是這方面研究的經典之作。相對而說,《詞中物》便輕盈得多了。章節篇幅短小,也未見太多艱澀理論,據朱耀偉的自述,他無意寫一本嚴肅的學術著作,只希望本書能提供多元化的切入點,好讓我們捕捉香港流行歌詞的鳳毛麟角。由此,我們不難看到這位學者的童真笑臉:他不願板起面孔講書,卻寧可跟我們輕輕鬆鬆談歌說詞。

如此研究流行歌詞,大概有利於吸引讀者翻書,對研究志業本身卻未必有大裨益。朱耀偉研究流行歌詞的方式,跟過去不少同類研究大同小異:首先將歌詞視作文學作品,然後以比較文學式的分本分析方法,再添少許文化理論以作調劑,就寫成了一篇又一篇相對富趣味的學術文章。本書的結構簡單明快,不外是常見的短文結集炒雜碎格局,全書共分為「背景」、「作者」、「文本」、「讀者」和「世界」五大類,首四類算是文本分析,最後一類則滲入了不少文化研究的理論觀點,如性別、國族、文化身份、城市空間和文化工業等議題觀點,大概都是我們常見的一些範式。

如此一路讀來,《詞中物》除了為我們帶來一個關於香港流行歌詞的輪廓之外,還產生了以下三個關於流行歌詞研究的方法論問題:

第一是歷史脈絡的問題。書中曾簡單介紹過流行歌詞研究的發展史,但流行歌詞既然是一種文化現象,我們又應該選取哪一種敘述脈絡呢?以歌詞本身的發展?還是以社會文化的歷史發展?某程度上,雖然流行歌詞能視為社會文化的反映,但既然研究者要把歌詞視作文學作品,它亦構成了一個自足的文學體系。如何拿捏文學脈絡跟社會文化脈絡之間的親和關係,正是研究者的首要任務。然而,本書明顯對此大為忽略。

另一個問題則是有關文本分析。可能是學術出身的關係,朱耀偉要研究流行曲,順理成章選擇了以歌詞作為研究文本。但跟別的文學作品不同,歌詞的生成跟流行音樂本身是密不可分的,若脫離了音樂,歌詞如何能構成自足的文本,則是一個莫大的學理問題。當年阿多諾(Theodor Adorno)對流行音樂的標準化形式深惡欲絕,反而熱衷於勳伯格(Amold Schoenberg)的無調性音樂,認為這是建立思想批判和否定哲學的最好機緣。當然我們不一定認同阿多諾的批判論調,但他對流行音樂的批判範式正好告訴我們,流行文化的文本形式對我們理解流行文化的本質影響深遠,若對流行曲的組成部份,像曲式、旋律、編曲、節奏、及至聽眾如何透過卡拉OK接收歌曲等,居然是一無所知的話,那麼是否意味著研究者根本不把流行曲當為音樂?還是只意味著研究者因著研究的便利而避重就輕?

朱耀偉常常自言,立意要在既存學術機制中建立流行歌詞的研究位置。這就衍生了最後一個問題:香港流行文化學者應如何進行他們的研究書寫?《詞中物》用字顯淺易懂,但為全面起見,當中重複了不少已被多番討論的議題,卻完全開創不了這方面研究的新局面,讀起來就如一本歌詞賞析,趣味盎然,但殊不興奮。這對一本通識讀物來說本來並無不妥,不過這種設計卻又為作為學者的朱耀偉帶來一個新困局:他捨文言詩詞而取流行歌詞,但仍然沿用了相對老派的研究論調。一本通識讀物可以行文短淺,但這並不是說,所論的內容也必須是老生常談。若深怕學生和普羅大眾讀不懂而繼續樂於重複舊聞,恐怕不是最理想的做法。

《詞中物》的可讀性其實頗高。作為一本入門書,當中的每一篇文章幾乎都是一個研究課題的入口,可惜,我們並不需要朱耀偉來寫入門導論。從他的多部前作像《後東方主義》、《他性機器》和《當代西方批評論述的中國圖像》之中,不難看出他文化理論根柢,應該是相當到家的。既是如此一位學者,何不好好利用他的莫大熱情,對流行歌曲作出更具思哲性的研究,而無需只停留在童年夢和趕出版的宿命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