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另一種戲劇史

那一年,我已當了好一陣子業餘觀眾,自忖需要自修一下戲劇知識,便去了當時還未結業的東岸書店逛逛。在戲劇書的架子上發現一冊厚厚的硬皮書,我不假思索便 拿到櫃台前。數著零錢的時候,書店問我:「你是戲劇系的學生嗎?」「不,」我有點靦腆地答道,「是我自己有興趣看。」書店怪怪地笑了一下,便不再說話了。

這段往事我久久不能釋懷。問題並不是一個劇場觀眾該不該看戲劇書,而是在沒有任何正規訓練下,我們應該如何認識戲劇這門藝術?這本硬皮書是台灣志文出版社 出版的《世界戲劇藝術欣賞》,美國著名戲劇學者布羅凱特(Oscar G. Brockett)所著。據說這是華文戲劇書中的一部經典,因為書中幾乎涵蓋了一般戲劇系都會教授的所有戲劇史內容。有一段時間,我老老實實地把這本書讀 了一遍,自覺長進不少。但日積月累的觀劇歲月,令書中所說的一切有如夢魘一般反噬著我,逼使我必須不斷思考,所讀的書跟所看的劇之間究竟有什麼差異。

「戲劇史」可能是戲劇的第一課,但一門正統的「戲劇史導論」課卻可能令我們走上歪路。《世界戲劇藝術欣賞》所呈現 的大概是一種相當「官腔」的戲劇史,從古希臘、羅馬劇,直出中世紀文藝復興,到莎士比亞及期後的古典、浪漫、寫實、自然各門「主義」,再轉入二十世紀的百 花盛放,象徵、表現、荒誕、前衛各表一枝。我們一路讀來,就似在線性的歷史上走了一回,令人回味再三。

但奇怪的是,在我曾所看過的戲中,能跟這各門各派的戲劇「主義」互相印證的,卻是寥寥可數。這到底少了些什麼?

最近台灣黑眼睛文化策劃出版一套「劇場手邊書」,鎖定的作者多是台灣小劇場的中堅份子,如王墨林、耿一偉、鴻鴻、于善祿、容淑華、杜思慧等。剛出版的已有 三本,相信陸續有來。貫穿這套書的敘述脈絡的,也可算是「戲劇史」,但令我意外的,是當中居然沒有那本硬皮書的任何章目,反而是重新尋找傳統戲劇史中失落 了的各種美學脈絡,讀起來可謂別開生面。


就以這三本已出版的來說,耿一偉寫的是默劇小史,他從古希臘戲劇中「啞劇」(pantomime)的定義出發,途經德畢侯(Jean-Gaspard-Baptiste Deburau)、德爾薩特(François Delsarte)、梅耶荷德(Vsevolod Meyerhold)、亞陶(Antonin Artaud)、到樂寇(Jacques Lecoq)、卓別林(Charlie Chaplin)和馬叟(Marcel Marceau)等名家,最後回到以去語言化的默劇形式作為戲劇本質的現代討論上,以展示默劇如何為現代戲劇創造出「動作的文藝復興」;于善祿寫受壓迫者劇場(Theatre of the Oppressed),上溯波瓦(Augusto Boal)如何抑亞里士多德而尊布萊希特和福瑞爾(Paulo Freire),下開教習劇場(Theatre in Education, TIE)風潮怎樣借助波瓦的「形象劇場」(image theatre)和「論壇劇場」(forum theatre)等技巧,開發劇場作為「充權」工具的各種可能性。

至於鴻鴻的書寫則更令人嘖嘖稱奇。「歌劇」表面上高貴華麗,實質上戲劇家和音樂家都分別唾棄的「次等藝術」,他卻以此作為他的戲劇史敘述焦點,並從華格納(Richard Wagner)的總體藝術(Total Theatre)觀點開始,經過對《尼貝龍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女人皆如此》(Cosi Fan Tutte)等歌劇經典各個重演再生版本的評說,並滲入自身導演歌劇的經驗,最終勾勒出一個讓我們重新思考音樂與劇場之間界限的範式。

我翻到這三本書的頁扇,讀到了系列中那些尚待出版的書目,實在不一而足了。但我卻十分期望,待系列的書目出版得七七八八之後,我輩作為觀眾的戲劇愛好者, 終於能對戲劇史有一個新歷史主義(New Historicism)式的另類理解。因為只有在重演莎士比亞、易卜生和阿瑟米勒時,那些「主義」、流派才有用武之地,其餘的演出呢?不論是哪一種形 式、哪一種風格、哪一種對戲劇本質的思潮,都總是有它們的歷史譜系,只是能夠認真追溯的機會少之又少。我有時覺得戲劇沉悶寡薄,或許根源於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