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初的魯迅

在這部魯迅傳記的末部,作者朱正收入了一篇名為〈魯迅的一世紀〉的文章,文中提到了一些在大部份魯迅傳記中都不會提及的事情,卻跟我們眼中的「魯迅」有著莫大的關係。

1937年,即魯迅逝世一周年,毛澤東在一次演講中提到了魯迅:「魯迅在中國的價值,據我看要算是中國的第一等聖人。孔夫子是封建社會的聖人,魯迅則是現代中國的聖人。」及後在1940年,毛澤東更撰文公開推崇魯迅:「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他不但是偉大的文學家,而且是偉大的思想家和偉大的革命家。……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據朱正的理解,如此高度評價魯迅是有其現實的必要性,但這也是「魯迅」被神化的開端。

文化大革命期間,魯迅被徹底神化,也被徹底歪曲,「魯迅」成為了不具人格的神,是打擊敵人的棍子,是意識形態的武器。這令過去很多魯迅傳記的寫作形式,始終充滿著不盡不實的味道。正如學者劉再復說:「以往的魯迅傳寫作,尤其是八十年代之前的魯迅傳寫作(包括文學史教科書中的魯迅),最致命的弱是走不出意識形態的框架,太多先驗設定,太多價值判斷……以謳歌代替研究,以崇奉代替平實的記述。」

於是,1980年代後的「走下神壇」風潮就成為了還魯迅真面目的契機。若我們稍為注意一下近二十年的五四文學研究,不難發覺魯迅的名字總是跟諸如「現代性」、「啟蒙」這類西方理論名詞連在一起。跟文革時代相比,1980年代後是一個追求解放的年代,不少知識份子追源溯流,都希望找到現代中國的根源,結果都發現了「魯迅」。畢竟魯迅的「吶喊」形象太鮮明了,當年毛澤東拿他作無產階級鬥士,後來的知識份子們卻將他當成解放現代中國文明的工具。1980年代後魯迅的啟蒙精神,給知識份子們弄得過火了,正如劉再復所言:「八十年代後,魯迅走下神壇與英雄舞臺,魯迅研究也獲得解放,但他的『超越啟蒙』的一面又被描述得玄之又玄,一個活生生的紥根於中國苦難土地上的魯迅又變成郭爾凱弋爾的存在主義者,魯迅再次遠離魯迅。」

或許我們未必十分了解研究「魯迅」的學術遊戲究竟如何運作,不過當我們翻閱一下曾經讀過的中文教科書,卻發現「我們的魯迅」可能只是一位出色的文學家。還記得第一次讀〈祝福〉、〈一件小事〉時的感動嗎?還有看〈狂人日記〉、〈阿Q正傳〉時的盎然趣味呢?也自然少不了背誦〈孔乙己〉寫作技巧之痛苦吧?奇妙地,在殖民教育裡的「魯迅」,不是階級鬥士,也不是啟蒙符號,而是乖巧的文人、是文字出色但跟偉大沾不上邊的健筆。跟過去神化的、玄化的「魯迅」不同,這「我們的魯迅」卻是何其單純,何其淺薄!

書寫傳記應取中庸之道,不要擦脂抹粉,也別要隱沒淡化。朱正所寫關於魯迅的著作多不勝數,如《魯迅傳略》、《周氏三兄弟》、《重讀魯迅》等,如今寫出《魯迅傳》,以還魯迅真面目為本,沒有過多的主觀分析評價,而是老老實實地從大量第一手材料中揪出肌理,徵引大量魯迅和同代人的原文,一路寫來,不卑不亢,簡潔質樸。當然,書中文字硬朗,讀來殊不亢奮,但這正好是歷來魯迅爭議中的一道最懇切的清泉。尤其是對於一群既不了解魯迅,亦不了解「魯迅的一世紀」的年青讀者來說,別一開始就被意識形態和學術玄念所「荼毒」,才是認識這位作家哲人原初面貌的正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