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想像拉丁文學

拉丁文學與魔幻寫實 在拉丁美洲的文學傳統中,魔幻寫實主義構成了一種最誘人的文學風格。直到上世紀中葉,拉丁美洲仍然處於一個種族、文化與意識形態的鬥爭狀態,但正正就是這種長期鬥爭的艱苦劫難,造就了魔幻寫實主義的發展。諾貝爾文學獎桂冠作家馬奎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的名作《百年孤寂》可算是拉丁魔幻寫實文學的集大成之作,小說中以幻想與現實交疊、時空序列倒錯的技法,敘述了一個南美殖民地家族的六代興亡。早在七十年代,香港作家西西已向華文讀者介紹了《百年孤寂》這部作品,及至八二年馬奎斯奪魁之後,華文圈更掀起一陣拉丁文學熱潮。 不過,我們對馬奎斯以至拉丁文學的重視,向來只集中於魔幻寫實主義的形式風格,因為這正好迎合了我們對遙遠國度的想像。在華文出版界中,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是一個經常出現的名字,零二年出版的四冊《波赫士全集》中譯本更成為一時佳話。當然我們對這位著名阿根廷文學大師的重視是源於他作為在拉丁文學界以至國際文壇的地位,但除此以外,更是由於他跟馬奎斯一樣,繼承了魔幻寫實主義的寫作風格,他會把天堂想像成圖書館,把世界建構成迷宮,帶引讀者在充滿幻想的空間馳騁,也滿足讀者對拉丁美洲的異國想像。反而不少同具份量的拉丁作家,如同是諾貝爾桂冠詩人的阿斯圖里亞斯(Miguel Angel Asturias)和聶魯達(Pablo Neruda),以及不少具地域色彩和革命意識的文學作品,卻長期被華文出版界所忽略。雖然我們仍有對哲‧古華拉(Che Guevara)的狂熱,但若不是西方世界和長毛將哲‧古華拉變成我們文化潮流符號,單靠他的革命精神,大概不能令他成為近年出版界的一件「暢銷品」。 拉丁心靈雞湯 單靠華文出版,我們似乎只能讀到拉丁文學的一小部分,最起碼我們大部分都沒有興趣,也沒有途徑閱讀一些敘述拉丁美洲後殖民抗爭現況的小說。反而一些具魔幻寫實風格而又富哲理性的作品,更能引起華文讀者的興趣。 「情迷拉丁」藝術節其中一個活動是「保羅‧科爾賀讀書組」,以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作為引介拉丁文學的切入點,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現今具影響力的拉丁作家之中,最廣為華文讀者認識的相信就是科爾賀,他的作品中譯本不下六、七種,其中《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大陸譯《煉金術士》)更廣受歡迎,更被譽為足以媲美《小王子》的當代心靈讀物。 但我們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科爾賀的作品雖有鑿痕很深的幻想色彩,卻沒有明確繼承拉丁文學傳統的意圖,反而他所關心的是一般性的思哲問題,如生命、理想、愛、死亡等,符合了西方城市人的口味,也符合一般華文讀者的脾胃,是一種上等的「心靈雞湯」。 內容主題向來不是判定文學水平的唯一標準,而事實上評論家對科爾賀也評價甚高,但如果我們因此便輕率地以為科爾賀就是拉丁文學的代表,那就會落入了一種「東方主義式」的拉丁想像中。著名東方主義批評家薩依德(Edward Said)曾經說過,西方人對東方世界的片面印象,最初是來自一些西方作家的想像性敘述。科爾賀的作品之所以能在西方出版市場大賣,主要是因為這些作品乎合了西方評論家對拉丁美洲的某種想像。比起馬奎斯,科爾賀顯然缺乏作為拉丁文學代表資格,卻因為具有廣大的出版市場而被打造成拉丁文學代表。 正如拉丁文學的傳統,拉丁的表演藝術本身也是十分複合,並不如我們對「拉丁」一詞的想像般簡單。當我們安坐文化中心欣賞探戈時,看到的可能根本不是原味的拉丁風情,而是加入了我們想像出來的「拉丁」熱情,好等我們看得更加投入,更加亢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