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青年詩人抖擻上路

「出版詩集,旨在為詩歌語言找來一個可盛載的容器。」 這是廿九几出版詩系列的願景。對詩人來說,詩歌語言不只表達,更是一種治療,目的是為了撫慰心靈的痛。所以從某種角度看,詩,只是詩人的私人杯子,盛載著他們賴以療傷的藥水。那麼對讀者來說,閱讀詩歌又是為了什麼?原來人性的痛楚從來只有那幾種,只看你如何去經歷,如何去感應。有人說,一切文學作品向來只有兩個主題:愛與死。於是詩人就成為了人性的藥劑師,藉著出版詩集開出一系列的療痛處方,你永遠不會事先知道哪一首詩有著療好你傷口的奇效,但當你讀到一首窩心的詩,或僅僅是一小句,很可能已足以令你愛上詩歌。因此,詩歌沒有好壞之分,而只有貼心與否之辨。 廿九几詩系列最新出版的兩本詩集,見證了兩位本地青年詩人的上路經歷。年初才出版了小說集《繪逃師》的可洛,撇去了寫小說的組織力,沉入抒情與無情之間的脈動,在詩集《幻聽樹》中,流灑出一種過於早熟的哀與樂。可洛的詩齡不過三數年,但在前輩詩人的眼中,他的詩歌感性而敏銳,在各大文學創作獎中也屢獲殊榮。作家胡燕青說,可洛的詩集雖仍是一段個人歷史,但已開始展現出更大的文學延伸:從生活和情愛出發,走向對世情的普讀。可謂是這位年青詩人最令人高興的地方。 另一位詩人鄧小樺才出版第一本詩集,但她已有豐富的創作歷煉。《不曾栘動瓶子》收錄了詩人從1999年到2003年共61首詩作,她的作品有一種奇異的辯證意味,卻又滲透出紛亂的激情。詩人說,「不曾移動瓶子」是一個否定句,令她著迷不已,因為否定句要否定一個表述的內容,但這正好讓內容得以顯現。這無疑是展示出詩人對語言操控的自覺性。 一個活潑的出版組織,兩位青年詩人,抖擻上路,宣示了香港文學出版的可能性。 原載於《Job Market》09-12-20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