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帶著偏見看伊斯蘭

魯西迪事件與漫畫風波 讓我們先看看十七年前的一件類似事件。1989年2月,當時的伊朗精神領袖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號召全世界伊斯蘭教徒追殺小說《魔鬼詩篇》(The Satanic Verses,又譯《撒旦詩篇》)的作者魯西迪(Salman Rushdie),以及有關的譯者、編輯和出版商,原因是魯西迪的小說《魔鬼詩篇》(The Satanic Verses,又譯《撒旦詩篇》)有著大量褻瀆伊斯蘭教信仰的內容。事件引起了國際間的廣泛關注,而魯西迪更從此退出公共生活,在警方嚴密保護下長期隱居起來。這件事一直沒有得到完滿解決,儘管伊朗政府於1998年已明言不再嚴格執行追殺令,而魯西迪近年也重出江湖,再度活躍於文壇,但一些伊斯蘭激進教派仍然聲言,追殺令繼續存在。 魯西迪事件與近日的漫畫風波看來十分相似,起因都是有人創作了一些有違伊斯蘭教義的作品,傷害了伊斯蘭世界的宗教感情。然而,當我們細心留意一下,就會發覺魯西迪寫《魔鬼詩篇》是基於他對自身的伊斯蘭信仰的反省,本來就是一種純文學的活動,而丹麥《日耳蘭郵報》刻意刊載諷刺漫畫,其目的實際是要測試伊斯蘭教徒的忍耐力,本身已極具挑釁性。但不論是無心之失,還是刻意挑釁,任何「可能」褻瀆伊斯蘭教信仰的行為,顯然都會得到瘋狂的暴力回應,這正好說明了在現今文明衝突的世界局勢裡,事件的複雜細節總會被刻意忽略,取而代之就是象徵西方的自由民主思想,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之間鮮明而被高度約化的對立。在這次漫畫風波中,激進的伊斯蘭教徒一面倒地以暴力宣示不滿,而西方傳媒亦統一口徑,紛紛以捍衛新聞和出版自由為名轉載那輯漫畫。我們可以想像,當西方世界的各國政府和主流傳媒,以及伊斯蘭的激進教派,分別掌管了雙方陣營的意識形態機器,那就根本無法進行理性的討論和溝通。 揭示另一個伊斯蘭 香港向來受西方影響深遠,我們自然也較容易傾向接受西方的觀點。雖然我們未必全盤接受布殊式的「反恐」思想,但對於伊斯蘭世界一直沒有好感。不過,正如薩依德(Edward Said)在其重要著作《遮蔽的伊斯蘭》(Covering Islam)中提醒我們:我們所看見的伊斯蘭很可能只是西方媒體眼中的伊斯蘭,「Covering」一詞不只是「報導」,也意味著「遮蔽」,西方國家與伊斯蘭世界的對立和仇視,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西方傳媒的誤導,他們大肆報導伊斯蘭的負面新聞,卻嚴重忽略了伊斯蘭世界內部的多元性和複雜性,使之成為西方人眼中的洪水猛獸。 不過,要揭示伊斯蘭的真貌,也不一定只能依靠西方媒體,我們仍然可以透過其他非主流的途徑,窺視伊斯蘭世界在原教旨思想以外的另一些面貌。伊朗女漫畫家瑪贊‧莎塔碧(Marjane Satrapi)的系列作品《我在伊朗長大》中,就仔細地描述了一個在伊斯蘭革命時期成長的小女孩的生活經歷,我們可以看到一種比想像中溫和得多的伊斯蘭生活面貌。而資深記者張翠容在其新作《中東現場》中,也試圖抽絲剝繭地從歷史、宗教、文化、地理等角度,闡述伊斯蘭世界各種內部衝突的來龍去脈,同時以一種在主流媒體以外的記者角度,展示中東人民的生活和觀感。 當然,一種報導和陳述,就是一種偏見。而重點卻在於,當我們對待一個陌生的文明時,永遠不要以為偏見就是真相。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在仇恨與暴力時代裡,找到溝通與和解的空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