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一樣的斷背山

《斷背山》不一定是同志片 「同性戀」雖已不再是社會禁忌,到底仍是敏感話題。基本上大多數以同性戀作為主要故事情節的電影都會被一般人理解為同志電影,但從酷兒(queer)的觀點來看,同性戀題材的電影不等於同志電影,同志電影總會明確表達對非異性戀族群的格外關懷,甚至顯露反抗主流思想的意態。當然這往往關係到創作者的經歷和創作意圖,例如去年一部描寫女同性戀者的獨立電影《蝴蝶》,其原著作者陳雪本是台灣同志小說作家,《蝴蝶》要說的不僅是一個同性戀故事,更是一個女同志「出櫃」(come out)的故事,衝擊建制態度鮮明。 如果我們翻開《斷背山》的原著小說,不難發現安妮‧普露(Annie Proulx)要寫的並不是同性戀故事,而是有關真摯愛情如何在難苦生存環境中找尋出路的故事。事實上,在安妮‧普露這部獲獎小說集中的每一個故事,都是要呈現人生在殘酷的懷俄明州自然環境中的存在和歷練,安妮‧普露所關心的,顯然是人生哲學遠多於社會問題,因此小說集的原名才會是《近距離:懷俄明州小說集》(Close Range: Wyoming Stories)。 畢竟在電影工業裡,「talking point」主導一切。既然〈斷背山〉這個感人的愛情故事剛好有同性戀情節,大家便順理成章地將它當作同志電影。而觀眾和評論人自然也照單全收,傳媒亦樂得挪用這「斷背山」的隱喻大造文章,甚至有專欄作家另造「斷背分桃」的成語,隱然是一種時尚美談。只是當我們為一句「Jack, I swear…」而感觸落淚,又有否想過《斷背山》也可以是一部婚外情片或西部片? 別把愛情當成罪 潮流將《斷背山》解讀成同性戀電影,於是電影中的「衝突位」自然是同性戀與異性戀的對立,但退一步說,這個故事其實僅是愛情與社會規範之間的矛盾,只是我們必須為這些不容於規範的行為賦予污名,才能顯示自己的「正常」。傅柯說過,同性情慾古已有之,但「同性戀」這個名詞是在現代醫學誕生之後才出現的,這是因為醫學將非「正常」情慾關係的任何情慾實踐模式收編成各種醫學知識,這就必須為這些行為賦予各種名目。在日常生活中,不只是「同性戀」,所有跟主流愛情模式不相符的實踐常常都被冠以不同名詞,像「師生戀」、「婚外情」、「四角戀」、「父女戀」、「母子戀」,諸如此類,更廣為報紙傳媒引用。愛情本是個人事,但當被社會揭發,就往往受到輿論狠然譴責。我們會為《斷背山》同性愛情而感動,也會因《鋼琴教師》中的情慾描寫而喝采,但在實際生活中,如果一個已婚男人愛上另一個男人、又或者一個學生愛上他的老師,你就算不在道德上責難他們,心裡也難免嘀咕:這會不會有結果?既然愛情從來只有一種,我們何必總要將它分類? 我們的斷背山…… 「每個人心裡面都有一座斷背山」已被傳媒弄得媚俗不堪,尤其是把「斷背山」簡化成「同性戀」代名詞,根本就是空洞無趣的文字遊戲。與其這樣,我們或許寧把這句導演感言理解為:斷背山是如此一個地方,讓我們能超越社會的各種無聊規範,順應由心而發的純粹愛情呼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