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世界盃前夕記起我們的「睇波初體驗」

睇波:一種身份的認同 對睇波的熱愛,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式。幾年前,「萬人迷」碧咸風靡世界,但心水清的球迷大概都會知道,碧咸的影響力主要不是來自他在球場上的表現,而是經由傳媒所包裝出來的明星魅力。對很多把睇波當作正經事的球迷來說,球星的真正魅力應該來自他神乎奇技的腳法,或者足以扭轉乾坤的上場表現,而不是他的明星風采。球迷鮮少會對一位已過高峰或狀態低沉的球員仍然不離不棄,畢竟足球是一種優勝劣敗的遊戲,球迷不會迷戀一個不能令球隊獲勝的球員,碧咸、奧雲和施丹雖然仍在綠茵場上馳騁,但他們的吸引力明顯已不及如日方中的朗拿甸奴、林柏特和謝拉特了。 球迷對球星是健忘的,但對球隊卻是不離不棄。前總督彭定康曾經說過,他永遠是保守黨員,也永遠是阿仙奴球迷。在現代足球發祥地,也是足球文化最興旺的國家英國,足球不僅是一項體育活動,更是工人階級的一種身份認同表現。早期英國大部份球會都是地區性的,正好與當地工人階級的歸屬感聯繫在一起。時至今日,球員買賣已成為球會的一門重要生意,球會的地區色彩亦早已蕩然無存,但球會文化所帶來的歸屬感和認同感卻依然留在球迷的心中。 年輕一輩的香港球迷沒有經歷過香港足球的黃金時代,他們追捧的大多是外國球會,這亦與他們的「睇波初體驗」關係密切。譬如說,香港的利物浦球迷眾多,但自英超聯創辦以來,曼聯、阿仙奴、車路士相繼崛起,利物浦始終徘徊在「一線尾二線頭」,雖在一些盃賽中偶有佳績,終難免予人「未夠班」之感。然而,香港的利物浦球迷沒有因此大幅減少,因為三十開外的球迷都會記得,七八十年代是利物浦的光輝歲月,那時亦剛好是他們睇波的啟蒙時代。 兩種足球書寫 香港的睇波文化從來都沒有濃郁的草根味,也乏缺英國的工人階級意識。賭波合法化之後,報章雜誌中提供買波「貼士」的波經專欄門庭若市,但對受過高等教育的球迷來說,深度的足球評論才是他們所需要的「足球書寫」,於是傳統體育版以外,不少作家學者都紛紛撰寫各種足球文字。《教授足球》的作者馬嶽以大學教授身份書寫足球,開宗明義就是要「以治學態度睇波」。他不把足球當作純粹的娛樂,或純粹的賭博,而是要從對球隊、球員、球會文化和足球管理的分析中,展示作為一種社會文化的現代足球模樣,並從中獲得反思社會文化的機會。這類深度分析,自然深合中產階層球迷的口胃。 另一種「足球書寫」則是睇波回憶與足球掌故的混合體。世界盃來臨之際,傳媒例必製作大量回顧節目,這總令人會回憶起昔日的睇波故事,也為作家們帶來書寫足球的靈感來源。不過,我們向來很少關於這類「足球書寫」的本地出版,而《我們的足球場》似乎是一個例外。這本書出版於兩屆世界盃之前,但所寫的仍是我們的集體睇波記憶,當中收錄了多位文化人的個人睇波經驗重溫,在他們眼中,睇波不僅是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小趣味,也是一種生活態度的來源,讀者細意讀來,雖沒有近幾年的睇波記憶,卻不失閱讀足球掌故的風韻。 在全民投入世界盃在即的時刻,多讀一些「足球書寫」,可喚起我們「睇波初體驗」的記憶,又為獲得一些睇波視角,這總比只看枯燥的報紙波經來得有興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