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口述歷史:另類記錄歷史的方法

讓記憶變成歷史記錄 進行口述歷史,必須先帶著某種歷史關懷。歷史人類學家特別重視口述歷史的貢獻,因為它能重新發現在動盪時代被掩沒了的人們生活狀況。動盪的時代往往是史料保存得最差的時代,向來賴以記錄歷史的文字會失去其應有的效力,於是人們的記憶就成為保存歷史的唯一工具。例如近年歷史學家詮釋文革生活,以及重組911事件中的具體狀況,口述歷史一直發揮著很大的作用。在早前出版的《從十一萬到三千:淪陷時期香港教育口述歷史》一書中,便記錄了香港淪陷時期的一種生活面貌。由淪陷至重光,香港學校學生人數從十一萬銳減至三千,而在很多「香港史」書籍甚至歷史博物館的「香港故事」展覽中,對淪陷時期學童的教育狀況大概只記錄了這兩個乏味的數字。這部口述歷史著作,正好記述了一群適齡但在這「三千」以外的學童,如何在這個動盪歲月裡展開他們的學業,以及他們往後的求學生涯。書中避過了因淪陷時期記錄貧乏而造成的種種限制,憑藉著人們的記憶,為香港淪陷歷史寫下極具價值的一頁。 聽聽弱勢社群的聲音 當然口述歷史不只是用於史料鈎沉,在盛世以外,依然存在著很多弱勢社群的聲音,需要歷史學家重新聆聽。很多文化研究學者都意識到口述歷史的重要性,他們深信口述歷史具有顛覆性功能,足以抗衡主流的「大歷史」觀念,讓社會邊緣的「小歷史」得以重見天日。不難發現,近年不少關於弱勢社群的口述歷史著作紛紛湧現,其中大部份更是女性的聲音,例如以年長婦女為主題的《又喊又笑:阿婆口述歷史》、關於少女生活的《16+:少女口述歷史》、有關女工的《晚晚六點半:七十年代上夜校的女工》、有關同性戀或雙性戀者的《她們的女情印記》和《雙性情慾》、還有描述性工作者生活的《性是牛油和麵包》、《亞洲性坊間:性工作者的現實與夢想》等等。 這些口述歷史的確能填補大歷史的不足,但口述歷史始終也是一種歷史研究方法,我們依然無法避免歷史學家仍需帶著某種歷史的「偏見」,去「書寫」這些弱勢社群的聲音。像在近年影響頗為深遠的《又喊又笑:阿婆口述歷史》一書中,受訪的多位婆婆的口述雖然被直接記錄下來,但書中的文字卻經常流露出訪問者的各種想像和「偏見」,而編者吳俊雄更特意寫了一篇相當詳盡的序言,道出他們希望顛覆大歷史的意圖。於是我們不禁要問:作為一位男性學者,他如何能代表這群婆婆的聲音?而他的所謂「意圖」,又是否也是另一種「大歷史」? 當然世事總不能盡如人意。當歷史永遠走得比歷史記錄快,作為史料鈎沉和再現弱勢社群聲音策略的口述歷史,到底比沉悶的官方史冊趣味盎然得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