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遊行以外的七一圖景

七一的神話不再 對我們這些小市民來說,最單純的「七一」意義將會是:在二零零三年這個風雨飄搖的七月裡,我們能以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步伐,迫使政府改變不得民心的決策,真真正正進行了一場偉大的「公民抗命」。 歷史告訴我們,零三七一的成功似乎是必然的,沙士事件、廿三條立法、高官醜聞、再加上回歸以來所累積的重重怨氣,七一終於成為了一次性的山洪暴發。當然,零三七一是完成了其歷史任務的,它迫使政府擱置廿三條立法,亦間接令董建華下台。於是,七一終於成為了香港的神話,或如今年的一篇報紙社論中所說,七一是「香港的圖騰」。 但神話向來只能傳頌,所謂「神話再現」不過是政客的幻想和迷思而已。過去三年的七一遊行,大家已漸漸被遊行人數、少數族群之間的爭論、遊行是否淪為政客表演場地等種種迷思所困惑,沒有零三年的歷史條件,廣大市民的熱情早已減卻,「爭取普選特首」這個「共同目標」亦已變得模糊不清了。所謂「公民抗命」的精神,除了能在少數狂熱份子身上找到之外,早已在一般市民的生活中消失得一乾二淨。如果「七一」不再是我們的集體記憶,那麼「七一」又怎能稱得上是「七一」呢? 重溫七一的街頭創意 幸好,七一仍是這一代香港人的神話。學者、政客和主流傳媒太喜歡看七一的政治元素,但他們好像忘記了:七一原來也是人民自由創作和表達的場所。零三年底民間人權陣線出版了一本名為《七月‧人民‧力量》的圖文集,在這本名字濫調得令人發悶的集子中,最值得我們重溫的不是民陣的「豐功偉績」,而是零三七一中的人民創意。同樣的創意趣味亦可在記錄片《七月》中看到。導演張虹奉行了紀錄片大師懷斯曼(Frederick Wiseman)的Direct Cinema手法,盡可能減少導演的干預,把當年七一遊行的風光平實地拍攝下來。在這一類「零三七一全記錄」裡,我們能夠重溫當時共同的遊行經驗,從標語、歌詞、漫畫、旗幟、人偶到其他各種各樣遊行方式等,這些創意趣味,未必有高喊「打倒董建華」和「還政於民」的慷慨激昂,卻充份體現了香港人創作和表達的自主性,這才是七一最細水長流的意義。 今年的七一遊行,我們已看不到這些豐碩的街頭創意,主流傳媒對遊行的報導只夠貼滿一個小小的頭版,上面除了一堆遊行人數的估算、陳太的名字和她的招牌笑容、以及像「人民力量萬歲」這些空洞得可以媲美愛國標語的口號之外,實在已經無甚足觀了。 尋找失落的七一精神,我們已不能再往「遊行」裡找,瀏覽上網博客的「七一」創作、重溫《七月》的片段、或者讀讀視覺藝術家白雙全的「無聊」玩藝,反而更能讓我們記起零三七一的波瀾壯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