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環境保護」到「可持續發展」

我們的子孫:可持續發展的最終目標 先看看一個來自聯合國關於「可持續發展」的經典定義:「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又不損害子孫後代能滿足他們的需求的發展模式」。人類文明開始真正有能力控制世界,大概始於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徹底完成之後,當時人類發展的指導思想簡單而直接,就是以一己之力「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結果,二十世紀變成了人類自私自利的報應期,差不多現今所有的生態問題都是濫觴於二十世紀,溫室效應、城市沙漠化、森林大量消失、癌症、愛滋病肆虐等等。但正因如此,我們才會注意到環境問題,同時也才會了解到,一切環保意識的根源,都是建基於對子孫需求的關注。這就是「可持續發展」的基本精神。 可持續發展的三個關鍵詞是:經濟、環境、社會。意思是說,我們努力追求富裕生活,同時也必須努力保護自然環境和資源,令社會和人類文明得到永續發展,以保障子孫後代的福祉。不過,知易而行難,如何處理經濟、環境和社會這三方面之間千絲萬縷的辯證關係,就成為了當今可持續發展倡導者的一大難題。 香港的笑話:不可持續發展 在香港,「可持續發展」一向都不是一個具體名詞,雖然政府早就成立了一個叫做「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的組織,但他們實質上做了什麼,我們所知甚少。雖然政府向來在環保項目上動作多多,但這些所謂「環保」,其實都只是搞搞空氣水質檢定指數,多建幾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生態保育區而已。當然這些項目畢竟都是「善政」,但始終無法掩飾香港可持續發展政策的單調淺陋:將「環境」僅視作為「對自然環境的保存」,而忘記了城市景觀與日常生活跟「環境」的扣連關係。 於是,我們久不久便會聽到這一類「笑話」:將極具歷史價值的美利樓拆件抬入赤柱、把歷史悠久的天星碼頭搬出三百米,然後把樓鐘放進博物館、當然還有《香港風格2:消滅香港》一書中大堆哭笑不得的個案。這些「笑話」基本上可以歸結出一種「硬件邏輯」:把所有古蹟保護都收編成簡單的「硬件保存」,並將一切與社會文化有著實存性關係的歷史意涵通通抽掉,其一是為了易於管理,其二則是能讓這些「硬件」直接移入「經濟」領域,以此作為生財工具。 可以說,香港可持續發展的三大環節,「環境」僅指「自然環境」,「經濟」只是「利潤」或「成本效益」,而「社會」更淪為可以指涉一切的空詞。搞濕地公園就是「環境」項目、把美利樓改建成商場便是「經濟」議題,而兩者既然跟社會百姓有關,自然也是「社會」環節了。在這種思維下,港式可持續發展「金三角」便告形成,但這個「三角」,卻是一個最不可持續發展、最能消滅香港的「三角」:它就有如百年前的人類一樣,忘記了保護子孫的福祉。唯一的差別是,我們的祖先忘記留下一個美麗的地球,而我們則忘記把一切美好的文化和社會意識,留給我們的下一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