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活在景觀社會裡嗎?

兩個雜誌封面上的「小景觀」 最近有兩個「小故事」,分別都霸佔了各大小雜誌封面一段頗長的時間,其一是鍾欣桐被狗仔隊偷拍,其二是官恩娜遭歌迷強吻。乍看起來,這兩件均涉及女藝人身體遭「侵犯」的事件,是有著本質上的差別:鍾欣桐被偷拍是雜誌「製造」出來的「新聞」,而官恩娜遭強吻才是「真實」事件。然而,這兩件事之所以成為「事件」,還需要大量配套協助方能成事的。事件之後,雜誌通常都會紛紛就事件作出相關的「報導」,比如「鍾欣桐思覺失調」、「官恩娜長期抑鬱」、諸如此類。因此,兩件「事件」的基本上都有著相同的邏輯結構:原事件,即「被偷拍」和「遭強吻」,均是有事實根據的「柏格式的窺視」,而這些「附加」事件,卻根本沒有效的證據來支撐,只是我們早已習慣不把報導看得太認真了。 這是因為,由於過份泛濫,封面上的淫穢意識早已不能再挑起我們的任何快感,能滿足我們的,就只有這些由原事件和「附加」事件疊加而成,亦真亦假的奇異「景觀」。以柏格的高瞻遠矚,可能也無法預視到,傳統藝術中的裸像以美感為名,以挑逗為實,而現在雜誌架上的封面女郎,以窺視為名,卻以建構這種奇妙「景觀」為最終目標。 「景觀社會」的真實謊言 我們可以挪用一些粗淺的文化理論,來解釋一下這個奇怪現象。先談一談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這位法國後現代理論家的「擬像理論」向來都是叫人興奮的,原因是他相信世界已變得愈來愈「假」,所有影像都逐漸失去了「實物」的支撐了。我們只要去一趟迪士尼,又或者看一遍那齣叫《虛疑索女郎》(S1m0ne),就能明白布希亞想說什麼了。 但當然,我們通常都不大相信純虛擬之物,正如很多成年人也不明白,電玩遊戲怎麼能令青少年如此沉迷呢?諷刺的是,我們對待雜誌封面的態度,其實跟玩電玩的心態差別不大。德波(Guy Debord)是法國一位前衛藝術理論家,也是布希亞理論源流上的師父,在其經典著作《景觀社會》(Society of Spectacle)中,他告訴了我們一個現實:社會已經被由影像所構成的「景觀」所籠罩,人與人之間亦必須以「景觀」作為溝通中介。德波的名句是「世界已經被拍攝」,這幀「照片」雖然不是虛擬出來,但德波認為,我們實在已無法再找到支撐「照片」的真實,而只有相信這幀「照片」就是「事件」本身。 於是,我們對待電玩這類虛擬之物,跟對待社會上的「景觀」的唯一差別,就好像對待「胡扯」跟「謊言」一樣,你不會認真思考別人胡扯的話,但卻會認真思考別人言之鑿鑿的謊言,甚至認真相信。 謊言會繼續說下去…… 「景觀」不是電影中的「Matrix」,未必就是牢不可破。由鍾欣桐和官恩娜這兩件事中,我們大概可以看到被掩蓋了的真實:娛樂資訊的生產模式,也就是「景觀」的生產模式。演藝人協會的示威行動,本來已經揭露了真相的一部份,可惜的是,當其他「景觀」紛至沓來,謊言便馬上由其他謊言補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