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文明中的暴力清單

英國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曾經寫過一本名為《利維坦》(Liviathan)的著作,書中的「利維坦」源於《聖經》中一隻巨大海獸,霍布斯以此象徵他所嚮往的「國家權力」。他認為人類天生就會無休止地追求個人利益,但當人與人之間出現利益衝突時,戰爭就會發生,最後導致死亡。於是人們在「個人利益」和「避免死亡」之間的矛盾中,訂立出各種契約和懲罰,這就是「國家權力」的起源。霍布斯相信,有效的「國家權力」能為人類帶來最大的福祉。 但《暴力十二章》的作者索夫斯基(Wofgang Sofsky)卻不是這樣想。霍布斯筆下的「巨大海獸」本來是為防止人類之間暴力而生的,可是海獸會在文明歷史巨輪中不斷生長,最終變成了現代暴力的根源。不過,這位社會學家可不是要宣揚無政府主義,在這本書中,他最終想要指出的是,暴力從來沒有消失,而只是改變了面貌。 《暴力十二章》是一部關於暴力的歷史,但書中沒有遵循歷時性的敘史方式,反而從十二個不同面向插入主題,陳述人類文明中各種暴力狀態及其演變。 人類最早的暴力狀態是戰爭。在古代社會裡,民族之間戰爭頻繁,於是關於戰爭暴力的技術便得以迅速發展,從石頭、刀劍、弓箭到火藥、大炮;從拳腳打鬥、軍隊戰陣到各種軍事上的欺騙、偽裝戰術等。於是,軍事技術成為一門學問,而暴力亦開始植根在我們的文明和科技之中。 霍布斯大概相信,這種戰爭暴力會在國家權力被創造之後慢慢消失。但他的想法未免過於天真。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早就說過,「本我」是人類的慾望來源,而所謂暴力,就是本我中慾望的展現。我們不難發現,人類文明中的暴力往往是一種集體狂熱,譬如傅柯(Michel Foucault)曾經描述過歐洲古典時期的刑罰景觀,根本就是一場又一場的嘉年華。通過施行和觀看血腥殘暴的刑罰,人們一方面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原初快感,但另一方面,刑罰景觀又呈現出國家權力所發明的另一種暴力:社會規訓。正因如此,索夫斯基才會不厭其煩地對「刑求」、「觀眾」和「處決」等方面進行描述,以討論這種內化於社會法律和道德倫理中的隱性暴力,是如何對我們的身體構成侵犯。 當暴力行為逐漸變得「合理」,暴力技術便會隨之而愈益精純,文明內的暴力因子最終都會發生大爆發,而大屠殺就是其中的典型。有不少當代哲學家都曾經說過,現代大屠殺不是「回到野蠻」的行為,而是人類文明走錯了路的最終結果。索夫斯基指出,大屠殺反映了人性快感的徹底失控,但屠殺的技術卻居然能被調控得井然有序,足見大屠殺與文明發展根本脫不了勾。 索夫斯基不是時代的思想家,因此他在書中並沒有為文明提供消滅暴力的方案。他只是希望透過書中豐富的歷史材料,以及其平易近人的筆調,整理出一份人類文明中的暴力清單,同時藉此告訴我們,暴力本就是文明的一個構成部份,同時也是人類的歷史宿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