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特約書評@Mackie Blog:香港,怎樣看?


長期在一個地方生活會使人對身邊的一切麻木,似乎只有種種的不滿才能觸動我們挑剔的神經,對於優點卻變得習以為常。不少本地文化評論人不斷為大家指出香港的缺憾,胡恩威的唱衰香港,音樂評論人說香港沒有樂壇。最後我們都知道香港沒有文化,慘情K歌氾濫,香港是個沒有記憶的城市。或是愛之深,責之切,或是為表明自己不落俗套兼有國際視野,我們一方面天天面對著對自己的嚴厲批評,一方面「大香港主義」地對自由行側目、不滿大陸的不文明,讓我們都得了點心理不平衡。 

偏偏來自內地的兩個作者,提醒了我們的香港還有值得慶幸、值得讚頌而我們或許從不察覺的地方。張專成長於湖南,在北京上學、教書、成家、交友15年,在香港做了5年新移民。這個北京的外地人,香港的內地人,以外地人的眼光看北京,以內地人的角度看香港。寫北京、寫內地,張專的文章沒有要不大驚少怪,要不見怪不怪的典型觀察,為讀者呈現更真實的內地。寫香港,正如梁文道在序中寫道「很溫存地觀察香港,甚至還看出了許多本地成長的人也看不到的好處」。 

香港人對於內地的誤解,多源於某些偏見。對香港對比內地優勝之視而不見,原來也可以是對內地的不了解之故。當我們刻板印象地認為內地對傳統節日定比香港人更加注重,張專說原來她到了香港才真正過冬,從來沒聽見過冬至大過年。我們以為內地人喜歡請客食飯經常熱熱鬧鬧,原來我們奉行的AA制讓我們更容易隨意大規模聚餐,因為在內地沒有誰願意為這個吃飯的集體付錢。 

張專喜歡從細緻處著眼,內地記者斯雄就從較大的視點看香港。他寫香港消費主義下的節日意義,從看病經歷讚揚香港的福利制度,羨慕香港官員警察不會仗勢凌人,到香港人的敬業精神,內地經常缺乏的法治意識、新聞自由和廉潔精神。如果想要從斯雄這本描寫香港的書更加認識香港,恐怕未能滿足香港讀者,但是從他對於香港制度、精神的讚許和羨慕,可以讀出在內地的生活體驗。 

像張專寫道,北京的課堂裡有四川、東北、廣東還有西藏的來客,香港的課室就只有灣仔、上環、筲箕灣最遠是上水的同學。我們不僅不認識其他人,連自己也就無從摸得清楚。張專寫內地,讓我們更認識到香港的獨特之處。斯雄對香港的書寫,讓人閱讀到內地人對內地的看法。所以《香港,有幾香?》文章不全都是寫香港,《盛開的紫荊花》香港讀者的焦點就落在「一個內地記者」的視角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