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別跟賴聲川學戲了,跟他學創意吧

據說,只要你開啟了天眼,你就有無限的創意。但對於大部份喜歡創作的人來說,問題不是如何開啟天眼,而是:你是否擁有這天賦之物。當然我們不必想得這般玄妙,換一個提問方式吧:到底創意是怎樣一回事?又或者,究竟創意是可以學的嗎?

一個被政府說得濫陳的腔調:我們要提倡創意工業。教你如何創作的工具書目雖如汗牛充棟湧現坊間,但看過這些書的讀者大都知道,當中所教的都是創作的技巧,例如什麼自由聯想法、圖象化思維之類,卻不是創意本身。原來,我們都犯了跟政府一樣的錯誤:只看硬件,不理軟件。

創意的軟件是什麼?我不知道,但賴聲川卻會告訴你:創意的軟件是「生活」。奇妙的是,當我們常常對這位台灣劇場大師的創意結晶趨之若鶩時,他特意為我們寫的,居然不是他的劇場美學,而是教我們如何學習創意。在這本《賴聲川的創意學》中,除了一小段《如夢之夢》的創作歷程,幾乎再找不到任何關於他的作品的陳述和分析,但這正正反映了他真正的智慧,並不只於他的藝術成就,他的生活哲學,原來更值得我們細味。

賴聲川創意學的份量,起碼是那些功利庸俗的創意工具書的兩倍。怎樣說呢?賴聲川告訴我們,所謂「創作」,其實包括了「創」和「作」兩部份,「作」是實踐技巧,即是如何畫一幅畫,演一齣戲的方法。但我們總是忘記了,創意的泉源必定是來自生活,來自智慧。真正懂創作的人不會一坐在工作枱前就能馬上創作,而是必須在生活之中積聚源源創意。因此,在賴聲川所設計的「創意金字塔」裡,左半是「創」,即「生活」、「智慧」,右半是「作」,即「藝術」、「方法」。平心而談,他談「作」的部份沒啥看頭,似乎是為寫「創意學」而拼湊寫成。真正值得細讀的,是他談「創」的部份,所談的不僅是創意的關鍵,更是生活的態度。

書中所論博大精深,在這裡姑且說一些吧。賴聲川相信,創意的泉源是人類共有之物,各家各說對這個泉源都不同的說法,例如榮格叫它「集體潛意識」、道家叫它「道」、佛家叫它「佛性」、基督教叫它「上帝」。先不論當中的宗教味道,賴聲川要說的是,原來我們每個人都有天眼,所謂「有沒有創作潛質」已不成問題,如何打通泉源與創作之間的屏障——或者說是如何「悟道」吧——才是我們學創意真正要處理的。

既有天眼,自然也有妨礙開啟天眼的「障」。賴聲川覺得創作人常有三種「障」:「經驗」、「習性」、「動機」,是為「創作三毒」。「經驗」是靈感的來源,但我們的經驗累積總是零碎而永不息止的,若不能好好判斷和處理累積得來的經驗,那就會好像積聚過多脂肪一樣,不只用不著,對自身亦會有害。在累積的過程中,我們會建立起一套思考和工作模式,這就是「習性」,習性往往引導我們以一種因循的方式看待世界,有時會過於僵化,有時會過於自由,結果令我們作出錯誤的判斷。至於「動機」,則是一種最容易被忽視,卻又遺害最大的「毒」,因為當我們沒有好好思考自己為何創作,而任由「我喜歡」這類空泛之詞展開創作,那就只要令創作失控,到頭來連自己的創意動力來源都不知道。這是一種創作不幸。

如此看來,賴聲川要談的,不只是創意,也是生活本身,是創作人的生活本身。有時我們會聽到這樣的說法:香港創作人沒有文化視野和人文精神,創作起來庸俗乏味。不必說得如此抽象,但我們對於創作人要求其實也不算苛刻:不要向觀眾掉垃圾。創作時既不要「餐搵餐食」,忘記創意的累積,也不要有創作「潔癖」,以為顧及觀眾感受就是商業考慮,這些都是創意之毒發作的徵兆。一句話:要用第三隻眼看世界,才能破除創意之「障」。這也是賴聲川所能告訴大家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