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特約書評@Mackie Blog:那年十二月,我們合演了一場 Great show

對多數香港人來說,世貿等如韓農和示威。事隔一年,對更多數人來說,世貿已經是歷史。但對於當時全情投入其中的一眾民間團體、記者和民間記者,此次經驗就有重大的參考及研究價值。當時名為民間監察世貿聯盟的監察全球化聯陣和獨立媒體(香港)分別出版兩書,少談世貿組織本身,而是為去年的事件作記錄及整理經驗。 

傳媒是監察社會運作的第四權力,杜琪峰的《大事件》中高級督察
方潔霞利用傳媒「導演」一場great show,重建警隊形象;曾蔭權開辟新聞統籌專員位置,吸納智囊專搞面對傳媒形象,引入spin doctor文化。可見傳媒影響力之大,誰可主導傳媒,誰就可掌握論述權。那這第四權又由誰來監察呢?這是一個老掉牙的問題。世貿會議這次大事件掀起了網上新媒體與主流媒體的第一次正面角力,今年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你」可能就是這個監察者。 

會議期間及前夕,民間對主流傳媒有不少不滿的聲音,獨立媒體網站上經常有民間記者批評主流媒體,認為他們被政府宣傳策略擺佈,將世貿這一個國際議題被簡化為本地保安問題,大篇幅地報道具娛樂性和涉及暴力的新聞,渲染恐慌以催谷銷量,在衝突線上記者比示威者還要多,無線記者在和平的示威集會上仍堅持載上頭盔被批為營造危險氣氛,又忽略了世貿的不公平問題及會議的進程,被批評為膚淺和抹黑示威者。以往主宰大眾看法的主流傳媒,現在受到了網上的新媒體這個更快速更多參與者、不受經濟及權力影響的平台監察,已經不能再穏奪控制論述的權力。而主流記者亦批評民間記者不專業,部分民間記者參與反世貿行動,「美化」韓農,毫無客觀可言。亦正如其中一民間記者朱凱迪所寫,民間報道在這次事件沒有補足他們所批評主流傳媒的缺乏深度,書寫多些票房毒藥──關於世貿所代表的新自由主義的文章,反而是與主流傳媒展開反世貿解釋權爭奪戰,比主流傳媒更集中報道韓農,與主流一樣忽略了會議內容和其他的示威者。
 

獨立媒體出版的《大事件-記香港
WTO採訪》並不是一面倒地記錄對傳媒的批評,而是透過香港WTO這件大事件整理主流、獨立媒體的分野源頭,影響主流傳媒報道方向的原因及分析,民間記者的不足和發展方向,包括一篇主流記者批評民間記者容易淪為運動宣傳工具的文章。文章作者有主流記者、有民間記者、有從主流媒體走進獨立媒體的、也有研究媒體文化的學者。這書造就了主流與獨立媒體的對話,探討互相補足的可能,研究獨立媒體與社會運動的關係。 

世貿會議豐富了媒體運動的經驗,間接衍生了保衛天星運動。同樣國際反世貿示威者,尤其幾乎佔據了所有注意力的韓農多元化而效果昭著的行動方式,給予了平地民間團體一次寶貴的示範。監察全球化聯陣當時負責統籌來自世界各地團體的反世貿行動,開展了解釋世貿和新自由主義這既複雜嚴肅難明又令人打瞌睡的教育工作,遇上了難以應付的韓農,對付過警方的留難,汲取了傳媒策略的失敗經驗。短短幾日的會議,讓聯盟內和協助的人都心力交瘁。《那年十二月,我們抗議世貿》記錄了那年的十二月,事前準備事後跟進的細節、成功與失敗,為本地日後更成熟的抗爭運動提供參考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