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麥書房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還記得書本的氣味嗎?
  • 40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arah Kane的死亡與復活

自殺,往往會為藝術家蒙上一片神秘色彩。我們總是傾向相信,藝術家的自毀行為,大抵意味著一種藝術家對藝術和生命的特殊體認,是一般人無法完全理解的。英國劇作家Sarah Kane也沒有例外。

1999年2月,Sarah Kane因憂鬱症自殺身亡,死後遺下她的第五部劇作《4.48精神崩潰》(Psychosis 4.48)。劇中充滿了大量無法辨認的絮語夢囈,既像斷裂無章的詩歌,又像一種內心極端痛苦的激烈宣洩。評論者一般相信,這是Sarah Kane在飽受憂鬱症折磨的情況下,所寫下的最後遺言。這部劇作如同她的其他幾部劇作一樣,都不太容易理解,原因之一是她向來不以一般語言的系統作為主要敘事形式,作品既缺乏情節,對白之間也是互相交錯卻毫無邏輯關係。有人相信這與她的憂鬱症精神狀態有關,作品中所呈現的根本是一種常人無法體會的心靈痛苦,因此作為一個劇作家,她對生命的特殊體認便正好反映在她的作品之上。

如果今天我們仍然要重看Sarah Kane劇作、重讀Sarah Kane劇本的話,原因一定不只於此。事實上,劇作要表達的,不只是呈現一個憂鬱症的扭曲心靈,而是指向更宏大的人類心靈場域:現代社會中人類的普遍精神狀態。Sarah Kane以對白中的錯亂語言召喚出一個暗域,我們無法用日常的語言和知識去理解它,但卻是潛藏在意識之中。暗域撕破了日常生活的假面具,以赤裸的姿態展示出一種不能言喻的人性陰暗面,恐怖而殘酷。

Sarah Kane的劇作無疑令人想起Antonin Artaud的「殘酷劇場」(Theatre of Cruelty),但我們有另一個更「當代」的名稱:「直面劇場」(In-Yer-Face Theatre)。當然「直面劇場」不是Sarah Kane所專用,但正由於她的傳奇生命,以及其劇作的狠切,「直面劇場」的神髓彷彿都被她充份表現出來。因此,Sarah Kane注定要在戲劇歷史中復活過來,因為在她的劇作所要探討的,跟過去任何一個偉大劇作所處理的一樣,都是我們共同面對的問題。

近期香港的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和上海的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分別搬演了Sarah Kane的作品,令兩地的觀眾能認識到這位出色的當代劇作家,實在是值得大書特書。但當然,Sarah Kane的作品不易理解,或者應該說是不易體會,而兩地的演出版本都各有詮釋,演出水平與觀眾理解狀況也不盡相似,若能夠重讀Sarah Kane的文字劇本,並將之與劇場演出互相對照,對箇中深切之處自有更多體會。這本Sarah Kane劇作譯本全集的出版可謂相當應時。全書收錄了Sarah Kane短促一生中的全部五個劇本,包括《摧毀》(Blasted)、《菲德拉的愛》(Phaedra’s Love)、《清洗》(Cleansed)、《渴求》(Crave)及遺作《4.48精神崩潰》,並同時附上劇作家David Greig的導言,以及戲劇研究學者Graham Saunders的兩篇研究文章,以西方評論者的角度觀看Sarah Kane的當代意義。

在今日香港這個藝術荒漠時代,戲劇創作各走自我封閉和媚俗化兩邊極端,戲劇評論則普遍趨向純感觀式的謬讚和謾罵,重演Sarah Kane或者無法得到廣大觀眾和評論者的認同,但正如本書的譯者、中國著名戲劇翻譯家胡開奇所說,她的劇作和命運正正提醒了我們,戲劇依然是當代人類思考及探索自身命運的嚴肅藝術平台。重看Sarah Kane的劇作、重讀Sarah Kane的劇本,到底還是意義重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